===========裡面有劇透,請慎入============

除了推理小說之外,宮部美幸老師擅長的就是時代小說

所謂的時代小說,指的是以過去的時空為背景來寫的小說

而有名的時代小說大都是以江戶時代為做背景

江戶(Edo),就是現在的東京

在德川家康打敗豐臣秀吉後,日本便進入了江戶時代

篤姬(天璋院)活躍的大奧便是在江戶時代所產生的.

江戶時代接連發生過鎖國政策與培里來航而大政奉還的重大事件,

連結古典與現代的日本,

江戶時代在日本史的地位中舉足輕重.

 

 

 

以這本小說來講,是分在時代小說中再細分的捕物小說.

"捕物"類似於現在的警察,所以也可以分作在推理小說的範疇內.

本所深川詭怪小說是宮部老師的第一本補物小說

整本故事是以一名稱做"回向院茂七"的捕物為串連角色,

以數名少女為主角,搭配七件不可思議的現象而寫出的故事.

由於七件奇異事件並非由妖魔鬼怪所引起,故命名為詭奇的"詭怪"而非鬼魂的"鬼怪"

而故事的七篇篇名各與主要人物的心境相乎輝映

 

 

 

第一篇為"單邊蘆葉",

敘述一位少年--彥次,在恩人美津的父親藤兵衛的被殺消息後

回想起美津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事,以及藤兵衛的介入阻止

同時也與茂七一起調查殺人兇手

最後彥次對於美津忘記自己的心情,就如同單邊蘆葉一般

回憶只留在其中的一方

 

蘆葉原本應該是兩邊都會生長葉子的植物,

如同救濟彥次的美津,兩人原本應該都會對於此事產生回憶

但駒止橋的蘆葉卻只長其中一邊

對於將美津視做恩人的彥次,美津卻淡淡的說出不記得的話語

施捨於他人的美津,與救助他人的藤兵衛

之間的差別在於"尊重"

兩者雖然都具有不求回報的意涵

但施捨的美津所給的東西只是足夠給予溫飽的飯

救助的藤兵衛給彥次的,是讓彥次可以生存下去的生存技能.

彥次認為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單邊蘆葉一樣

但我認為藤兵衛的心情也可以套用在單邊蘆葉上.

是個帶有淡淡哀愁的短篇故事

 

 

 

 

第二篇為"送行燈籠",

敘述一位下女--阿倫,因為奉命於大野屋小姐的命令,

在夜深人靜的時刻出外撿拾石頭,好讓小姐可以讓自己的戀情開花結果,

卻在回程時遇到送行燈籠.

傳說中遇到送行燈籠,必須要給一隻草鞋和一個飯糰,否則就會被吃掉

在幾次撿拾石頭的過程當中,送行燈籠彷彿約定般似的每次出現在阿倫的背後,

最後有次在撿拾石頭回程的路上得知大野屋遭搶,進而得知小姐愛慕的對象是位強盜

在愛慕小姐的長工清助的掩護之下保護了小姐,

卻在傷口尚未痊癒時離開了大野屋.

最後阿倫不再需要撿拾石頭,那送行燈籠卻也再也沒有出現

 

這篇是許多評論家讚譽有加的短篇故事

原本令人害怕的送行燈籠,卻是阿倫在半夜時的良伴

也是阿倫寂寞的心中的光亮之燈

最後雖然沒有提及送行燈籠的真面目

但阿倫知道,送行燈籠是喜歡阿倫的某人的守護之燈

 

 

 

 

第三篇是"擱下渠",

描述一位剛喪夫的女子--阿靜,

在麥飯舖工作時與茂七和富士春對話時,聽到岸涯小鬼與擱下渠的傳說

擱下渠是描述若有滿載而歸的過客經過擱下渠時

若不理會"擱下"的叫喚聲,那麼最後滿載而歸的竹簍子最終將會空無一物.

而岸涯小鬼則是個手腳有蹼,面貌醜陋的鬼怪

遇到岸涯小鬼時若沒有丟出最肥美的魚給岸涯小鬼,則會被岸涯小鬼吃掉.

聽見岸涯小鬼據說是由死不瞑目的漁夫或魚販轉世時,阿靜十分的驚訝與難過

因為丈夫庄太便是位死於非命的魚販

 

之後晚上阿靜回到家就寢卻失眠,看著自己年幼的孩子角太郎

生性溫柔的阿靜深知自己並不是位可以堅強活下去的女子

於是失眠的阿靜在天色微亮時,看見地上有腳印

而腳印的模樣是個有蹼的腳印

 

等到晚上,阿靜帶著角太郎與鄰居阿豐到擱下渠找庄太

意外發現川越屋夫妻也來到擱下渠

才得知自己的丈夫是被川越屋夫妻所殺害

最後也揭露岸涯小鬼的傳說與腳印都是茂七為抓到兇手所作的前置作業

是篇圓滿而帶有推理的人情味故事

 

 

 

 

第四篇是"不落葉的櫧樹",

描述小原屋的阿袖,因為偶然得知茂七對於櫧樹的落葉導致無法抓到兇手

而決定每天晚上深夜時清掃落葉.

茂七決定前往拜訪阿袖,得知阿袖也是因為落葉的關係而無法抓到殺父兇手

正當茂七離開時,阿袖的未婚夫表示曾看見一位眼神銳利的男子在晚上時看阿袖打掃

過了幾日後,一位妖媚的女子走過正在打掃的阿袖

茂七追上女子,並說"今晚的草鞋帶沒斷阿"後便抓住女子

女子逃開後卻被另外一個男子抓住後制伏

最後茂七詢問男子的身分,男子表示自己是搭乘赦免船的罪犯後便離開了

 

阿袖結婚的當晚,茂七告訴男子已經從阿袖那邊得知男子--勢吉先生,是阿袖的親生父親

過去的勢吉是位會酗酒,賭博,打架,最後甚至殺了人的人,最後被流放孤島

勢吉表示當自己得知阿袖的住處時著急的想找女兒

女兒阿袖卻在看見勢吉時露出驚恐的表情

最後勢吉離開了,帶著阿袖的原諒離開了江戶

 

勢吉與阿袖這兩個父女看見對方心中都不好受

阿袖認為勢吉的出現會讓她的婚約被破壞

所以阿袖藉著掃落葉這件事,間接告訴勢吉她沒有勢吉這個父親

勢吉認為過去的自己罪無可赦

所以認為自己尚未受到阿袖的原諒而不敢表示自己是阿袖的父親

最後兩人都改變自己的初衷

是個賺人熱淚的故事

 

 

 

 

第五篇是"愚弄伴奏"

描述一位精神不正常的女子--阿吉,來到茂七的住處表示自己殺害了很多人

茂七的姪女阿年從茂七的口中得知阿吉的發瘋是因為與阿吉定親的男人拋棄阿吉後,

表示對於自己的未婚夫--宗吉的奇怪行為感到擔憂

在被茂七揶揄後的阿年在"砍臉"的傷人事件下在茂七家過夜

 

幾天後,阿年發現宗吉身上有女人的脂粉味後便哭著跑開

隔天也不吃不喝

在心想兩人必須說開的情況下,阿年出門去找宗吉

路途上卻看見阿吉在自言自語著"愚弄伴奏","男人都是愚弄伴奏"

阿年與阿吉兩人在橋邊靜靜的看河面直到夜晚

在兩人準備離開時卻遇到砍臉的兇手

在茂七趕來將兇手逮捕後,赫然得知宗吉的改變和身上的脂粉味

是因為要男扮女裝誘使兇手出現

最後阿年想起阿吉當天所說的"愚弄伴奏"

其實是他人在背後指指點點阿吉的延伸意義

如同在夜晚聽見樂器聲,尋找後發現根本沒有樂器的身影

 

這篇我最喜歡的,便是愚弄伴奏所衍伸的意義

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聽見別人對於自己的評價

但當要實際去證實時,除非是讚美,否則都不會直接從他人的口中說出

耳聰目明的我們都會聽見別人在背後的指指點點

更何況是精神失常的阿吉?

想必阿吉聽到的指點不光是背後的,也有直接當面的嘲笑

"反正他神智不清了嘛"

在這樣的想法之下,阿吉聽到的愚弄伴奏想必比別人多上許多

是個寓意很深的故事

 

 

 

 

第六篇是"洗腳宅邸"

描述大野屋的女兒--美代,在父親長兵衛續弦的妻子阿靜過門後,

對於美麗的繼母感到十分的滿意

全鋪子的人都對於阿靜的美麗與溫柔都興高采烈,

除了下女的總管阿勝之外

 

有天夜晚,美代聽見阿靜的慘叫

隔天早上得知是因為阿靜作了以前小時候幫人洗腳的惡夢

而同時美代也知道"洗腳宅邸"的本所七怪事

對阿靜說"以後夢到就想洗腳會帶來好福氣"後,阿靜破顏一笑

 

有天美代看見鋪子外面有個女孩,

女孩說出"不幸,一定降臨"後便離開鋪子

當天晚上發生了長兵衛睡覺睡到一半時喘不過氣的意外

之後雖然長兵衛的身體康復,阿靜卻始終擔心著

在尋訪算命仙與改變家具位置後,長兵衛卻又再次的發生意外

美代趕至父母房間後,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時又看見了那個女孩

生氣的美代追著對方到庭院,被茂七抓住的美代聽見女孩與阿靜的秘密

最後美代心想著因為小時候的洗腳而被驚醒的阿靜,不也是踩著髒腳踐踏他人的心?

 

 

 

 

第七篇是"不滅的掛燈"

描述新寡的阿由寄居在飯鋪"櫻屋"工作時,看見一位男客直直瞧著自己

對於寧願自己養活自己的阿由認為,男人的注視讓阿由心生不快

 

過了幾天,男人--小平次再度來到店裡,

表示自己正在找一位替身,好讓市毛屋的夫人阿松可以在精神失常的正常時期可以看見以為還活著的女兒阿鈴

若達成協議的話,櫻屋與小平次平分禮金

最後阿由拒絕了,櫻屋夫妻對於阿由的拒絕感到生氣

於是阿由離開了櫻屋,卻在離開的途中再度遇見小平次

小平次表示自己其實並沒有說真話,表示真相是市毛屋的老闆拜託他尋找替身,好安撫發瘋的夫人

最後阿由答應了,卻不是作千金女兒的替身,而是陪伴在阿松旁的下女

 

對於不適合過如此生活的自己,阿由曾向掌櫃友次郎抱怨

友次郎卻說阿由是不滅的掛燈,是阿松活下去時心中必須的掛燈

 

過了幾天,附近發生了火災

當天老闆適巧出遠門不在店裡

火災很快的就撲滅了,隔天老闆才回到店裡

在老闆經過的地方,阿由聞到了甜甜的香味

同時也看到阿松剎那間的眼神恢復生氣的模樣

最後,阿由拿著老闆給的一大筆禮金離開了店鋪

 

原本被當作不滅的掛燈的阿由並沒有帶給夫妻倆希望

因為兩人的心中的亮光早已消逝

兩人心中的黑暗傷害著對方,無法忍受一丁點的亮光

是個結局帶有著無奈的故事

 

 

 

 

打著打著.....這篇幅是怎麼回事!

原本想說故事內容寫細一些

結果變成這副德性(嘆氣

本書是本極短篇故事組成的時代小說

推薦給想試試看時代小說的大家

kasah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