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六去參加了你的告別式

看到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同學師長

聽到你的妹妹說著你明明前一天還在說他考試考多好,結果你隔天就不見了

看到你的弟弟不超過國小年紀的程度讓人格外鼻酸

長子的你,是妹妹眼中的好哥哥,是父母眼中的孝順孩子

只是,這次卻成了你最不孝順的一次

 

聽著你的朋友說"我從沒聽過你說別人的壞話,也沒聽過別人詆毀你的話"

廳著法鼓山與慈濟的誦經聲,這是我第一次對於宗教團體的撫慰心靈感到溫暖

原本以為我不會哭的,但是聽著心經的唸誦,眼淚也撲通撲通的掉下

看著你的成長影片

我們的謝師宴,我們的撲克牌,你搞笑的樣子

全班的52張的撲克牌,唯獨少了你

看著你大學的名牌,一堆大學的朋友都哭了

看著財政部國庫局的人來

看到松山工農的人

看到其他根本不知道來做啥的團體

看到你的系上老師

看著你的大學同學

以及我們高中同學的弔唁

 

最後我們去看你的最後一面

這時就有一點點慶幸看過我爺爺的例子

你的眼睛安詳的閉著,讓人以為你真的就只是靜靜的睡著

感謝化妝師的幫忙,讓聽說臉部受傷的你沒有明顯的傷痕

但不正常的膚色卻透露出了你的消失

原本以為我會很害怕的,但是並沒有

 

聽到司儀要我們迴避來封棺

不知道是誰叫了你的暱稱

那聲嘶力竭的聲音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看著報紙說你的例子可以保護後來的學弟妹

看著最近說著北二高走山的例子

我不禁興起這個念頭:

"為甚麼我們的政府如此的被動?"

砂石車是可以被預防的

順向坡也是可以被探勘出來的

但是每次都是出了事情才被大家重視

 

聽說,你的家人決定把你的車子賣掉

雖然你的同學很不捨,但卻也是情有可原

因為睹物思人阿

 

希望你可以知道我打這篇的心意,卻又有點不希望你看到

因為我相信,你已經去當天使了

 

再見了,阿ken

 

 

kasah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