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有很多雷,請迅速閃避==============

不毛地帶,意味著精神的飢餓狀態

物質豐富了,但由於認定人類所有慾望都可以由錢解決

精神上完全頹廢了,不只於政治、教育,不單於大人世界,也蔓延到孩子的世界

縱使說整個日本是不毛地帶,也並非過言----節錄自書中山崎豐子所著

 

 


大門一三-近畿商事的董事長,因為對於軍隊的組織能力與作戰能力感興趣,

數次延攬壹歧正進入近畿商事,

而壹歧正在接受面試前,附上一封請求書

"請勿在面試、審核後,讓愚弟承受「不聘用」之恥"

大門對於這句不知是桀驁不遜,還是是老謀深算的字句感到相當期待

 


壹歧正-在戰爭期間、戰後,被置於任何環境都要以第一義(最重要的根本意義)為主,端正姿態之意而取的名字

原為官拜陸軍中佐的他,在玉音放送(二戰末期天皇親自廣播日本無條件投降)的環境下

被長官要求寫停戰命令書,並前往新京(現東北吉林的長春市)通知前線官兵,與蘇聯軍、美軍和英軍連絡。

原本可以回到關東司令部的他,因為陸軍官校的學生受傷,壹歧將自己飛機的位置讓給了學生,

自己則繼續留在新京。

數日後,蘇聯軍要求關東軍官飛往蘇聯,與總司令瓦西列夫斯基元帥進行會談

在會談中日本提出戰敗的官兵要獲得尊重、安排日僑回國、官兵的拘禁地為滿州國三項

但蘇聯卻要求拘禁地須為蘇聯境內

壹歧回到新京後,蘇聯卻派大軍前往新京,並占領司令部,

司令、參謀長、壹歧一行人被帶往蘇聯境內,

開始了長達十一年的勞改生活。

期間經過精神拷問、在嚴寒的西伯利亞鋸樹、修鐵路、回到日本接受遠東審判作證、隔著門板卻無法與妻兒見面的痛苦、

被帶回蘇聯的伯力的勞改營、同伴寺田少佐甚至因為發瘋砍斷了自己的手指......

最後,昭和三十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壹歧與最後一批的拘禁者,

回到了日本-----

 

壹歧進入了近畿後,大門為了要壹歧進入狀況,便要他先到近畿的發源部-纖維部,學習有關棉紗的期貨買賣

並抽空到圖書館補強他失去的十一年,以及到因不願到遠東審判庭作證而自殺的秋津家探望

而近畿商事的東京分公司董事長里井,則一直很希望借用壹歧的軍事背景來拓展航空部的規模

但大門卻認為壹歧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在已經答應壹歧不借用他的人脈的情況下

不肯,也不能將壹歧調往航空部

想讓公司壯大,但又不能破壞約定的這種矛盾

讓大門決定帶壹歧去美國出差,

美其名為拿行李的,實際上卻是希望壹歧在美國能與空慕的主力戰鬥機調查團不期而遇,

作為進入航空部的墊腳石。

 


在紐約的分公司與拉斯維加斯後,壹歧被帶往洛杉磯,前往飛機製造商-勒克希德公司拜訪

進入公司後,壹歧發現了自己的同期川又空將補在試飛戰鬥機,赫然發現自己被設了圈套

壹歧怒氣沖沖的跟大門辯駁,但川又表示防衛廳的局長貝塚堅持要格蘭特公司的戰鬥機

而格蘭特答應給予首相及議員回扣,以希望能夠成為下一期的戰鬥機採購案標的

壹歧聽到這段話後,感到相當的震驚

 


里井與壹歧兩人,和自由黨會長大川見面,向大門表示調查團在試飛之後,報告卻被防衛廳壓了下來

又說格蘭特的飛機"超級龍"只有兩架試驗機,被稱作夢幻飛機

大川表示將會在下次質詢時要求將報告交出,並打算藉此打擊首相

 

回到家的壹歧,有位每朝新聞的記者田原來找壹歧

田原相當好奇壹歧在近畿商事的地位是不是"影子航空部長"

在兩人激辯的攻防戰中,壹歧得到了採購案已經內定為格蘭特的消息

以及川又將會從空慕的防衛部長,轉任為西部航空隊的司令官

 

壹歧拜訪現為內閣成員的久松,久松的答應讓壹歧感受到昔日在二戰中的情誼是如此的深厚,

壹歧把調查團的報告告知久松,久松在震驚之餘,決定利用預算問題牽制貝塚

而近畿商事的競爭對手-東京商事的航空部鮫島,也不甘示弱的找上了貝塚

因為格蘭特的回扣資金流向,讓銀行局進行抽查

而壹歧的手下小出拿到了川又所持有的格蘭特飛機資料後印了一份留著

 

晚上,壹歧接到美國的電話,表示美軍的飛行員試飛勒克希德的飛機F104時失事墜機

同時鮫島也接獲了這項消息,並洩漏給每朝新聞的田原

壹歧前往每朝新聞接受採訪,並探究每朝新聞的報導真正目的

結束後,壹歧再次拜訪久松,拜託他壓下消息

消息壓下了,但田原卻認為自己的記者使命受到了侮辱

便將這條新聞給了東都新聞報導

 

新聞爆發後,勒克希德的公關部招開了記者會,表示這一切都是因為氣候及操作的疏失

警視廳的警官接獲小出洩漏機密文件的消息後,便逮捕了小出

小出心中升起對於壹歧的不滿,便說這一切都是壹歧指使的,而壹歧在激烈的偵訊過程中仍面不改色,

讓警官說出"這就是蘇聯調教出來的"這句諷刺話

 

回到近畿商事的壹歧,與其他人討論的結果是決定將文件交出去

此舉卻造成貝塚作為打壓川又的手段

川又在夢想粉碎之後,在漆黑的深夜裡沿著鐵軌走著,被貨運火車撞死

 

壹歧在身心俱疲之下決定辭職,但大門表示輕易說辭職的壹歧太不了解商業生態的險峻

為了弔唁川又,壹歧要更加努力-大門說的這番話,讓壹歧痛心疾首

 

kasah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