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地雷   請迅速閃避=========

本書承接了死神的精確度之風格,再次以打亂時間序的方式

述說主角陣內與他的週遭朋友們間的故事與遭遇

以不同人的視角,鋪陳每一件離奇的現象

真相不是重點,而是氛圍

 

 

 

本書由不同的短篇故事組成

每篇的順序並不代表時間的前後,而是打亂時間帶

正因為如此,不論是每一篇的小故事,或是一整本書讀完

都是一個完整的解謎過程

 

 

第一篇  銀行

敘說鴨居與陣內去銀行時被歹徒挾持

民眾與行員都戴上卡通面具,其中有位失明的青年姓永瀨

永瀨利用上廁所的空檔,對鴨居說自己的推理想法--綁匪與銀行行員是一夥的

鴨居對於永瀨離奇卻有條理性的推論感到驚訝

回到銀行內部後,搶匪放走了陣內、永瀨、鴨居與另一位歐巴桑

警方看到放出的四人後,詢問犯人的特徵與長相

永瀨提出了自己的推理,但警察卻嗤之以鼻

最後當所有的人質都被釋放後,搶匪卻不見了

到底犯人是不是銀行的行員?留待各位想像

 

 

 

第二篇  孩子們

武藤是一個家庭裁判所的調查官(類似調解委員會或調查委員會的組織),有天他看到報紙上出現一樁小孩被綁架的事件

武藤發現那個小孩是他之前輔導過的對象-志朗

 

半年前,武藤負責了一個少女援助交際的案件

少女再犯後哭哭啼啼說一定會改過,而武藤也相信了,因而只讓少女保護管束

但少女卻在保護管束期間再次援助交際,並對武藤說反正只要裝可連就不會被罰太重

讓武藤因此心有芥蒂,

之後武藤負責的案件是少年偷竊漫畫,名字是木原志朗

志朗對於父親一起陪同到家裁所感到畏懼,無法好好回答問題

武藤要求下次在進行會面後,志朗的態度卻變了

之後有次武藤在路上遇到志朗,之中兩人聊了許多話題

但武籐送志朗回家後,對於種種的異象感到疑惑

於是告訴了陣內,但陣內卻只是淨說些荒誕離奇的推理

下班後,武藤遇到了志朗的父親,兩人一起到居酒屋喝酒

出來居酒屋後,志朗的父親被幾個小混混攻擊

武藤救了志朗的父親後便揍了他一拳

之後武藤對志朗的報告書寫著"不予審理"

 

武藤在綁架案件過後再度拜訪

對於"父親"的真正身分感到驚訝

志朗緩緩說出真相,並說那位"父親"只是時運不佳

最後利用綁架的機會,讓這位"父親"藉此重新站起來

 

再半年後,陣內拿著案件表給武藤看

武藤看到上面的名字後,嘆到:

"這次居然偷的是小說......幹麻不自己買啊!!"

 

 

 

第三篇  獵犬

優子與男友永瀨被陣內帶到錄影帶店前面,只因為陣內要對裡面的女店員告白

永瀨與優子坐在長椅上,旁邊導盲犬貝絲在旁邊休息著

陣內被拒絕後,對優子與永瀨說"這世界因為我的失戀而停止時間了!"

並指著路人們不尋常的行為,表達著自己的看法

三人在廣場的路人們的質問下,一行人離開了車站

永瀨離開了車站後馬上回到了廣場,並要求優子拍下附近高中女生的照片

然後再去警察局把被誤認成嫌疑犯的陣內找出來

永瀨緩緩的說出自己的推理,表示他們三人被捲入了恐嚇取財的交易現場

並說那群高中女生才是真正的犯人

最後永瀨對於陣內的無心之話感到訝異

陣內則是對錄影帶店做著看完錄影帶後不倒轉到片頭就還回去錄影帶店的幼稚報復行動

 

 

 

第四篇  孩子們(二)

武藤與陣內有次到間居酒屋喝酒,跟其中一名的工讀生丸川明聊天

陣內表示明是他試驗觀察的對象,所以才到這間居酒屋喝酒

隔日,武藤負責一件離婚協調的案件

雙方都要爭女兒的監護權,

武藤分別對母親與父親談話後,對於兩方提出"下次來時要提出如何兼顧工作與照顧女兒的計畫"

晚上,武藤與陣內再次到明的居酒屋

陣內拿出搖滾樂團的門票,邀請明去看

明卻說"如果今天那個去家裁所的父親有去的話我就去看"的話

隔天,武藤邀請父親去看樂團的表演,父親答應了,並意外得知父親如母親所說的確有外遇

週六,武藤、明、父親、女兒到了陣內所屬的搖滾樂團的餐廳

明對於站在台上的主唱驚訝無比

"我就知道......武藤先生,那個主唱是我老爸啦"

 

 

 

第五篇  內在

優子與永瀨一起到了百貨公司的頂樓休息,

兩人正等著陣內,優子離開了永瀨的身邊去買咖啡

一開始是一位女性,永瀨以為女生是因為貝絲的關係才接近他

結果卻是因為優子的包包很漂亮,女生想拿走才接近永瀨

再來是陣內

陣內抱怨著自己的打工,永瀨則問優子怎麼還沒回來

陣內說因為商店人太多,優子還沒結帳完

後來陣內的工頭來了,看到陣內坐在永瀨旁休息就抱怨了一下

結果陣內則說是可以讓他彈吉他才做這份工作的,然後大叫不幹了之後

就拿了個圓圓的東西丟給永瀨就跑了

後來優子回來了,優子說那隻在廣場發氣球的熊就是陣內假扮的

過了沒多久,陣內就跑回來說要藉熊頭

邊說著"人難道真不懂得記取教訓嗎""人打人無法善了,不過熊打人就沒關係了吧"

最後說完"我無法原諒那傢伙,不過這樣做的話我就能和那傢伙徹底了斷"就拿著熊頭跑了

永瀨喝著飲料,卻發現自己被嗆到了

"這不是可樂嗎?"

優子沒有說話,但永瀨可以感受到瀰漫著你上當了的氛圍

"我非常希望這特別的時光能繼續下去,這樣的想法是否太過於天真了呢?"

永瀨心理偷偷的想著

 

 

 

簡單的來說......陣內真的是一個很吵的傢伙XDDD

陣內的角色定位並不是放在解謎,而是藉由襯托的方式,來敘述整個時間帶的真相

於是解謎的重大任務就落在冷靜的永瀨身上

而其中用作書名的孩子們兩篇,則是深刻的描寫孩子的心態與行為

當還是小孩時,總會希望自己變成大人,因為大人可以做好多事情;

但變成了大人之後,則又會想變成小孩,因為小孩無憂無慮,反正有大人就好

不論是孩子們第一篇那個援助交際的女高中生,第三篇獵犬的女高中生犯罪集團,第四篇的孩子們二的明

乍看之下都會認為這些孩子們是些行為偏差的不良少年或少女

但他們其實在行為的背後,都有自己的想法

而那些想法立意良善,只是最後偏了而已

那些孩子們自認為大人的行為,在最後永瀨的心聲做了個最佳的襯托

 

陣內的行為要說幼稚也不太像,說天兵但有時卻會說出要害

也許天才與笨蛋真的只有一線之隔

但我覺得陣內是一個非常忠於自己欲望的人

而且非常了解自己想要甚麼

最後穿著布偶裝去揍人這件事,看完之後也只有"啊,這果然是陣內才會做得出來的事呀"的結論

換做別人的話,應該會被視做笨蛋或怪胎吧

但是,陣內就是陣內阿!!

 

 

推薦給伊坂幸太郎的迷,以及當然的,日本的仙台迷!!

kasah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