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劇透  請慎入=========

這本書是所有宮部美幸寫的時代小說中,算是帶有很明顯的詭怪傳說色彩

與之前的捕快推理不同,這本著重在於許多的離奇傳說,例如長生不老的人物,以及手帕與自殺者的關聯

算是一如往常的平順讀過,完全符合宮部的文筆風格,清新而通俗。

 

裡面的短篇與之前的時代小說相較,顯得更為短篇,也因此故事數量也比以往多

個人比較推下面幾篇短篇故事:

 

1.女人頭:

這本書中我最喜歡的就是這篇,也許是因為那個南瓜神給我有著可愛的感覺(?)

也有可能是因為這篇是這本書裡少數鬼怪是保護人類的吧。

 

太郎與母親相依為命長大,

從小到大,太郎都不曾發出聲音過,但太郎並不是啞巴,而是他無法發出聲音。

因為"那個"會阻止太郎發出聲音。

太郎到葵屋後,因為看到起居室裡有女人頭對自己攻擊,因此發現自己是老闆夫婦十年前被女傭抱走的小孩,

女傭因為無法飛上枝頭當鳳凰,所以抱走太郎洩憤

被捕快追趕時,女傭把太郎放到南瓜田裡逃命,但最後還是被捕快抓到。

而捕快翻遍了大片的南瓜田,也沒看到太郎的身影。

女傭被斬首前,大叫說著"如果那小孩在南瓜田裡有哭一聲的話,我就可以把他的頭砍下來了!"

而太郎的母親(養母)則是有次洪水過後的隔天,發現太郎被南瓜葉包著在水裡漂浮著,

於是視太郎如己出的養育著。

最後葵屋的人藉著南瓜的力量把女人頭的怨氣清除掉,並從此之後奉南瓜神為保護神。

 

 

 

2.影牢:

這篇是以第一人稱的方式敘述的短篇故事,算是在宮部的小說裡蠻常見的手法。

敘述大老闆治郎兵衛與大老闆娘多津太太,因為溺愛自己的獨子市兵衛,而遲遲無法讓獨子獨當一面經營店鋪,

即使市兵衛與阿夏結婚,大老闆夫婦仍無法將棒子給小老闆夫婦,

直到市兵衛年屆四十,大老闆才顧忌著世人的眼光而交棒。

阿夏與婆婆多津太太素來不合,在有次多津太太被蠟塊砸傷後便一直虛弱不堪,

阿夏堅持要多津太太住在監牢裡,說是神智不清要避免危險,當所有員工都反對時,卻是多津太太。

在多津太太進入牢房後的兩年,都沒有再親眼看見多津太太。

而在三個月前,捕快進入了牢房,發現了已經變成骷髏的多津太太。

之後岡田屋的人,都有間接看到、或聽到多津太太的聲音或身形,

市兵衛的兩個孩子都說有看到多津太太,阿夏綁頭髮時看到她準備掐死自己......種種的事件,讓岡田屋漸漸混亂,

最後,小老闆一家四口喝下大家猜測是小兒子加入毒藥的水後,無一倖免中毒身亡。

 

這篇最後的手法相當令人印象深刻,以第一人稱的角度,說書的強度就強上了幾分,

加上口語化的說詞,更讓人有身處在當時時代環境的感覺,

最後第一人稱的大管家所說的話,更是讓這整個事件添上更多的謎團。

到底下毒的人是小兒子......還是大管家?

留待客倌門細細品味。

 

 

 

3.殉情:這篇是怪的第一篇,相當具有時代性的一篇短篇。

敘述當時因為相戀的男女在一起殉情時,會繫上繡有物語花樣等圖案的手帕,

因官方禁止人民自殺,所以封殺了當時販賣手帕的店家,因為如此而倒閉潰敗的家庭不在少數。

故事的主角銀次,其工作的店家大黑屋獨子藤一郎因為長相俊秀,時常受姑娘家喜愛。

身為小廝的銀次因為時常陪在藤一郎身邊,常會被其他員工欺負。

當某年的八月,開始有人幫藤一郎說媒時,卻發現藤一郎有紅粉知己,而且還是大黑屋的員工-阿春,而且阿春還懷有身孕。

最後阿春被趕出大黑屋,藤一郎與相親的阿夏結婚。

有次銀次幫藤一郎跑腿,藤一郎拜託銀次順便幫他繞到阿春家看看她,

銀次去了,但卻打了個瞌睡,急急忙忙醒來後發現阿春與少爺倒臥在屋內地上,

兩人的手上繫著一條手帕。

銀次連忙跑回大黑屋,生了場大病後,別人告訴銀次阿春並沒有住在那間屋子,藤一郎也好端端的活著。

銀次後來到了別的地方工作,兩年後回到家鄉,

聽到大哥說到大黑屋的少爺與老闆娘自殺身亡的消息,

最後銀次期許自己在新店家裡奮力工作,並且絕不使用有物語花樣圖案的手帕。

 

這篇說實在的,其實我沒有完全很完全理解這篇故事的真相,

到底為甚麼藤一郎夫婦會自殺?是因為阿夏的生靈一直騷擾著嗎?

導致兩人感到身心不安,所以走上絕路?

銀次那次看到阿夏與少爺倒臥在地上的畫面,究竟是預知夢或是眼花?

究竟答案是甚麼?

但是,後來又想到-為甚麼一定要說明答案呢?

這種撲朔迷離的事件,才是真正的怪談。

 

 

推薦給熱愛時代小說、沒有太多時間的人、或是想試試宮部少見的怪談風格時代小說的讀者!

kasah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