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劇透,請慎入============

這本是阿正系列的第二集

相較於第一集,第二集較多以阿正的角度來寫這本短篇集

比第一集來的更活潑些

 

 

 

*令人著迷

這篇的結局相當令人驚訝

一開始是系子(小加代的妹妹)在學校晚了,進也去接系子

結果兩人晚上沒回家,在隔天早上五點多時被小加代發現從賓館出來

雖然兩人說在車子後車廂發現一個小女生後就被人打昏,醒來就發現自己在賓館裡,不過小加代和蓮見老爸受到的打擊頗大

小加代決定找出打昏兩人的兇手,發現車子的主人是植草先生

在植草先生旁卻沒看見那小女孩的身影

 

在接連幾天的調查下來,小加代在植草先生的公寓堵植草

好不容易等到了植草,卻看到他開著車,來到一個有工廠的偏僻地帶,然後對著棚屋縱火

當棚屋爆炸,小加代發現居然還有其他人!

在疑惑為何植草先生要做這樣的事時,小加代開車離開了那裡

 

隔天新聞報了出來,進也看著新聞,發現那個行李箱女孩出現在鏡頭裡

探聽鄰居的消息,得知這戶姓白鳥的人家過著愛慕虛榮的生活

小加代推測會不會是植草先生遭到勒索,於是請竊聽專家咪咪(這裡是雙關語,咪咪mimi與耳朵mimi日文同音)

才發現因為植草先生沒有小孩,妻子又長年得病的內外交迫下

女孩瑞江的出現彷彿深海的曙光一般,兩人的相處時光相當的美好

有天,瑞江提議讓她與植草先生一起度過一晚,因為她覺得自己的爸媽好像不愛她

要植草先生把她帶到廢棄的小屋,植草照做了,卻發現瑞江的父母早已等在那

並勒索植草五百萬

最後植草給了錢,而拉˙席納的老闆也決定讓自己成為誘餌,好拿回植草的錢

一切都很順利的進行,小加代也請一個曾經幫忙過的劇團一起幫忙

最後,在劇團逼真的演技下,白鳥一家人奪門而出,錢也很順利的拿了回來

 

 

裡面的瑞江是個很容易讓人放鬆戒心的孩子

讓人有種想生氣卻又不能對瑞江生氣的鬱悶感

這樣的家庭不是只有糟糕兩個字可以形容了

父母價值觀嚴重的扭曲,讓瑞江的價值觀從小就被灌輸不符合現代道德觀的觀念

在痛快之餘卻又令人感到心寒

算是頗有宮部老師典型風格的短篇

 

 

 

*阿正當家

這集完完全全就是以阿正為主角

蓮見一家人去台灣旅行(不過沒有特地寫哪個景點就是了)

因為飛機的時間很早,蓮見家提早出門

於是前一晚就只有阿正一隻狗在家

隔天早上,阿正與被拜託照顧阿正的純子發現事務所門口有一窩小兔

在等到晚上後,阿正出了事務所,決定找出是誰將小兔子們放在事務所

在問到一隻有暹羅貓血統的貓後,得知附近有個小學所飼養的觀察用兔子不見了

於是阿正來到那間小學,卻遇到一隻說著夾雜英文與日文、語法不正確的烏鴉

在烏鴉激烈的否認下,阿正只好回到事務所

 

隔天早上,在純子堵在事務所門口下,找到了放兔子的小女生

小女孩告訴純子若兔子放在飼育小屋裡會被殺掉

還說怕兩年前的慘劇再度發生,兇手到現在還沒找到

前幾天在她家所開的電子遊樂場裡,聽到有兩個男生斷斷續續的說著兔子、殺掉、最近的字句

女孩很擔心,於是將兔子偷偷帶出屋子

 

第二天晚上,阿正再次到小學找烏鴉

烏鴉說他有看到犯人的影子,但看不清楚是誰,犯人只有一個

阿正離開了學校,來到女孩家的電子遊樂場

發現了那台女孩所說"要殺掉兔子的男生"的腳踏車

男孩騎著腳踏車離開,阿正聞到的除了自己的味道之外,還有血的味道

 

第三天,事務所附近的水上公園,發現了一個中年男子的屍體

下午的八卦新聞,說明了中年男子的身分是藤堂孝夫,與男孩的腳踏車上的姓氏相同

純子來事務所幫忙整理,意外遇到女孩的父親來拜訪

說是殺害藤堂孝夫的兇手被逮捕了,犯人是就讀國三的兒子

但卻說藤堂的兒子在那個時間一直待在他的店裡,所以他有不在場証明

警方認為女孩父親在包闢藤堂的兒子,讓他相當為難

少女為了證明,將警方擺放許多混雜著兒子照片的相片堆要少女找出

少女確實找出來了,也找到另外一張她認識的臉孔

警方說,那是兒子就讀高中的哥哥

 

晚上,阿症到了藤堂家附近探聽

附近的貓說他曾聽到太太被打的聲響

在不動產景氣轉壞時,藤堂爸爸因此資金週轉不靈

在前年時,藤堂爸爸有次喝到很醉才回家,因為沒有鑰匙而在門口大吼大叫

阿正在聽完後,到了小學去探聽

得知小學的校長和藤堂爸爸兩人兩人小學時彼此認識,而且處的很不好

 

第四天,早上

阿正來到小屋,看到了烏鴉

"那傢伙已經遭到了天譴,已經不在世上了,所以他不可能會再殺害小兔子,你可以放心了"

因為,藤堂爸爸死了。

"我和少女都以為藉由片段的辭彙,認定藤堂兄弟是兇手"

"但是他們討論的不是要一起殺害兔子,而是若父親又再次的殺害了兔子該怎麼辦?"

"當天晚上,可能是因為兄弟倆想勸父親不要殺害兔子,但父親反而暴怒,弟弟身上的血腥味可能是這樣來的"

"深夜,父親前往小學,途中經過水上公園,被出來找自己的大兒子找到"

"看著勸自己的大兒子、看著學壞的小兒子、看著景氣變壞的現況、看著被別人推崇的小學同學、看著沒有未來的自己"

"在扭打中,大兒子意外殺了父親,於是偽裝成強盜殺人的現場後離開"

"兔子被殺的原因,不是因為喜愛殺戮或暴力,而是想報復校長"

回到家,阿正睡著覺好度過漫長的一天,晚上,看到藤堂哥哥出面自首的新聞,迎接回家的蓮見家人。

 

這篇阿正相當的活躍XD

在社會事件中,人犯罪的原因會有許多種的動機

而這次的動機,是因為羨慕與忌妒,讓無辜的兔子們被殺

在某種角度上,藤堂兄弟也是無辜的受害者

因為父親的不順遂,造成了家庭的破碎,

映證了"貧賤夫妻百事哀"一句。

這是宿命嗎?

我個人認為,宿命這種東西是存在的,

舉凡家庭環境、自我個性,這些與生俱來就擁有,或是很難改變的事物都是宿命

但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不會改變的,是逝去的時間

個性、家庭,這些看似宿命的東西都是可以改變的

所以我認為,宿命是與生俱來的,但是是可以改變的。

 

 

其實最經典的是最後一篇"阿正的辯白",作者宮部美幸以委託人的身分出現在角色裡

裡面有著難得一見的黑色幽默,還對自己吐了點槽

在後記的地方,宮部還特別註明"這篇是虛構的,請不要相信"的註記

作了一個還不錯的ENDING

 

 

kasah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